北京新闻_国内新闻_北京分类信息_北京便民生活网

花1.65万元办的健身卡只去过一次竟然过期了

北京便民生活网 2019-09-06 12:21 北京便民生活网 172
新文化报 数字报

    

  “太憋屈了,我花了16500块钱办的健身卡,就去了一次,还不是我本人去的,现在竟然告诉我已经过期了!”9月5日上午,家住长春净月高新区的杨先生向本报反映,自己遇到了商家的蛮横对待,自己高价办理的健身游泳卡面临“打水漂”的境地。

健身卡只去了一次

却被告知要过期了

  杨先生告诉新文化报· ZAKER吉林记者,2017年12月份他在永顺路上的一家名为芮嘉健康优活汇的健身馆内办理了一张游泳健身年卡。

  “当时办理的是夫妻年卡,办完卡后我比较忙,一直没去,就一直没开卡。”杨先生说,2018年的夏天,他的家人拿着这张卡去健身馆游了一次泳,家人游泳回来告诉他,前台称这张卡到2018年12月份就到期了。

  听闻此事,杨先生觉得非常不合理,“我一直没开卡,怎么就从我第一次办卡的时间就计算日期了?”杨先生说,家人去游泳时已经是8月份了,按此推算,他从2017年12月份到2018年8月份之间都属于开卡未去的状态,这让他难以接受。

  “我就给这个健身馆前台打电话,前台是一个女生接的电话,我说了我的情况,她说跟上面领导汇报一下,后来跟我说可以帮我延长到2019年8月份,也就是从我家人第一次去游泳开始计算时间。”杨先生说,由于自己的工作性质比较特殊,他向工作人员提出希望把年卡转为次卡,扣除家人游泳的消费,把剩余的钱折算成游泳次卡。

  “当时工作人员答应了,我还觉得这家健身馆很人性化,结果到了今年年初,我再打电话询问时,又变了!”杨先生表示,今年初他再次致电这家健身馆,工作人员表示他的卡并未转为次卡,随后杨先生多次联系该健身馆,得到的结果不是让他继续等待就是不接电话。

  2019年3月,杨先生将自己的遭遇反映给该健身馆所在区域的工商部门,“工商部门确实去调查了,也给我回复了,说健身馆有合同,我的卡就应该在2018年12月份到期,如果我不认可,可以继续去找健身馆协调。”

  花了16500元,却只游了一次泳,杨先生实在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当初是她们工作人员答应给我转成次卡,我才没着急去游泳的,养生保健,现在反而变成我的不是了,这种态度我肯定不能接受!”杨先生强调。

健身馆负责人:

向总部反映 隔日给反馈

  9月5日上午,杨先生来到芮嘉健康优活汇健身馆,前台工作人员经过查询后找出了与杨先生签订的合同,该合同显示,杨先生办理的是夫妻年卡,入会费为16500元,有效起始日期为2017年12月6日到2018年12月6日,合同备注内写有“赠8张卷”字样,左下角经办人写有“刘”字,并标有“2017.12.6”的手写字样,右下角则有一个“杨”字。

  “这个字根本就不是我签的,我承认当时我确实来办了卡,但开卡日期应该是第一次来健身,而不是我办卡就开始计算,我联系健身馆的原因,也是因为他们前台人员把我交钱的日期当成开卡日期。”杨先生说,他现在的要求是给自己退款,或者将年卡转为次卡。

  就杨先生反映的情况,该健身馆负责人陈先生表示,当初答应杨先生把年卡转为次卡的工作人员早已离职,目前无法联系上。“根据我们现在的系统查询,就只能显示杨先生的年卡在2018年年末就到期了,至于转为次卡的事,目前无法核实。”陈先生表示,按照健身馆的规定,开卡时间确实应该是顾客首次进行健身开始计算,并不是以办卡日期开始计算。如果按照首次健身开始计算,这张卡应该在今年8月到期。

  “顾客现在提出退款的要求,我没有这个权限,但我会向总部领导汇报,然后在明天上午给顾客回复。”陈先生表示,公司总部在上海,他需要跟上级进行沟通,“至于顾客的心情,我肯定是理解的,毕竟花了这么多钱办理了我们家的会员卡,这件事我们会积极协调。”

律师说法

杨先生有权要求健身馆

按次抵扣健身卡存款额

  就此事,新文化报·ZAKER吉林记者咨询了吉林吉翔律师事务所的张群松律师,张律师表示,健身馆工作人员实施的职务行为对雇佣其工作的法人或非法人组织有约束力。依据《民法总则》第一百七十条:“执行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工作任务的人员,就其职权范围内的事项,以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的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对法人或者非法人组织发生效力。”可知虽然健身馆与杨先生约定了健身卡的使用期限,但是事后健身馆员工以健身馆的名义与杨先生变更了健身卡使用规则的行为对健身馆应当具有约束力,即杨先生有权要求健身馆按次抵扣健身卡存款额。

  新文化报·ZAKER吉林记者 王跃 文/图

热门标签

ICP备案号:
北京州层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