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闻_国内新闻_北京分类信息_北京便民生活网

告别年卡预付费 健身房“钱途”几何

北京便民生活网 2020-01-14 21:15 北京便民生活网 93
健身房频繁跑路闭店,激增的消费投诉让健身行业迎来史上最严市场整顿。1月14日,北京商报记者获悉,《北京市体

微信图片_20200114175822

健身房频繁跑路闭店,激增的消费投诉让健身行业迎来史上最严市场整顿。1月14日,北京商报记者获悉,《北京市体育健身经营场所预付费式消费管理细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细则》)已通过审议,预计下个月即将对外公布。

业内人士认为,《细则》中提出的“不应发售有效期超过3个月、面额(预付额)超过3000元的预付健身产品”,意味着年卡预付的健身方式即将退出舞台。尽管按次按月付费可以让健身服务重新回到公平交易的正常轨道,但健身行业是高运营成本行业,在传统健身房资金压力大、留客难、新兴业态崛起的背景下,没有了预付费带来的充足现金流,健身房行业想要走出困境,仍需在提升健身体验的基础上,在周边产品创意上深度挖掘。

监管从严

事实上,北京出台《细则》与近年来健身房频繁“跑路”不无关系。2019年7月,随着浩沙健身倒闭的消息传出,健身房“跑路”现象引发了公众关注。此外,还有很多私人健身房、私人健身工作室出现跑路现象。

中国消费者协会公布的2019年上半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分析报告》显示,健身服务成为消费投诉的重灾区——健身服务投诉共7738件,投诉量同比上涨72.6%,是所有消费门类中增长最快的类别之一。

2019年8月,北京市体育局公布第一批北京市体育健身领域预付式消费“黑名单”企业信用信息,以惩戒失信企业,警示健身行业,共25家北京市健身企业被列入“黑名单”。

业内人士认为,传统的健身房模式在房租和人力成本高压下越来越难维持,诸多因素使得传统健身房只能不断推销年卡,增加客户的黏度,同时预付费制度被一些不良经营者利用,集钱跑路,伤害消费者造成不良影响。

针对这些新现象,相关政策法规也加速出台。2019年11月,《北京市体育健身经营场所预付式消费管理细则(征求意见稿)》发布。按照 《细则》,对于体育健身的预付费消费,原则上不应发售有效期超过3个月、面额(预付额)超过3000元的预付健身产品。当售卡的经营场所无法持续提供服务时,应提前1个月发布经营风险,及时退还消费者预付余额,或妥善解决后续服务问题。

北京体育休闲产业协会健身产业分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从去年年底开始,协会已和北京部分会员单位通报了《细则》,并共同签署了《北京健身行业自律公约》,避免让消费者的“预付卡”变成“白付卡”。

不过,一位健身俱乐部的负责人则表示,传统的健身房几乎都是重资产,中国健身行业主要收入来源为会员卡与私教课程,盈利模式相对单一,其中健身场地+教练在产值结构中占比超八成,在高房租、高人力成本的经营重压之下,如果单纯的取消年卡预付费,部分健身房会出现现金流断裂,届时健身房行业可能面临新的倒闭潮。

新模式崛起

尽管传统的健身房遭遇了生存困境,但以互联网为基础的健身房却在悄然崛起。据悉,目前以Keep、超级猩猩、乐刻、光猪圈等一系列以互联网健身、健身社交平台、智能硬件、O2O健身为基础的互联网健身创业公司,在资本的加持下推出了按次付费、以团课为主的健身服务。没有私教推销,没有巨额年卡,去一次健身房的花销不到100元,这些新兴的健身房已体现了取代传统健身房的趋势。

Keep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自Keep落地线下建立Keepland后,以“健身服务”为切入口,采用智能小团课授课模式,79元的单次付费模式,用户可以先上学习,也可以预约线下课程,同时储存身体数据、运动数据,还可以社交,实现从线上到线下完整的运动服务闭环。

在北京大学国家体育产业研究基地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研究课题组副教授郭斌看来,传统健身房与互联网健身房的竞争已经展开,但从目前的竞争格局来看,互联网模式的价格优势非常明显,主要体现在课程内容积累和用户积累上。

跨界谋生

不过,国内的互联网健身房仍未有明确的盈利模式出现,多数仍处于“烧钱”的阶段。与其他互联网行业的创业者一样,新兴的互联网多数仍是以融资补贴用户的方式挽留消费者,相比传统健身房的模式并未有所创新。

对此,郭斌认为,取消年卡预付费,整个健身行业的发展模式也将面临着巨大的转变,不论是传统品牌的健身房还是这两年新兴的健身房,都要重新调整发展思路。如何能直面消费者新的需求,完成产品智能化、社群化和娱乐化的升级。

热门标签

ICP备案号:
北京州层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