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闻_国内新闻_北京分类信息_北京便民生活网

健身会所“跑路”后续:原“古德菲力”成都店会员展开了一场教科书式“自救

北京便民生活网 2020-01-14 21:15 北京便民生活网 58
原标题:健身会所“跑路”后续:原“古德菲力”成都店会员展开了一场教科书式“自救” 在古德菲力成都店突然“闭店”一个月后,300多位健身会员开始陆续将其会籍、私教课时转

原标题:健身会所“跑路”后续:原“古德菲力”成都店会员展开了一场教科书式“自救”

在古德菲力成都店突然“闭店”一个月后,300多位健身会员开始陆续将其会籍、私教课时转移至另一品牌旗下的健身会所(此前报道详见: )

“这可能不是最理想的结果,但或许是当下最好的结果了”,原古德菲力成都店的会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在2019年12月13日,古德菲力成都店突然“闭店”后、实际控制人资金链断裂无力维持经营后,300多位会员展开了一场“教科书”式的“自救”,最终找到了接手方,以最大可能的维护了自身的权益。

但作为“古德菲力”这一全国健身连锁品牌的持有方:古德菲力深圳公司(深圳市古德菲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仍认为自身在这一事件中无过错。在其发布的最新声明中,对“门店股权发生转让而未进行公示”一事只字未提,但强调“与店铺会员纠纷与我司无关”。

2019年12月13日,古德菲力成都店“闭店”,其后该门店300余位消费者发现,早在当年7月,该门店已经被古德菲力深圳公司,转让给一位自然人,但未对此进行公示,转让后,受让方继续以“古德菲力”名义招揽顾客,直至后者资金链断裂,门店无无法维持经营。

此后,300余位会员展开了一场“自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此事件持续跟踪,希望以展现这场“自救”过程的方式,对当下国内仍不断发生的健身房“跑路”、会员无法有效维权难的问题,提供一些可借鉴、可操作的“自救”方式。

健身会所“跑路”后续:原“古德菲力”成都店会员展开了一场教科书式“自救

(古德菲力成都店已经搬空,图片来源该门店维权会员)

2020年1月10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系到了古德菲力成都店的会员代表成员。

“在刚刚闭店前几天,大家都很担心,因为有不少会员是刚刚缴纳了一年或几年的会费,很担心‘人财两空’”,该成员说。

会员们第一时间成立了群组,用以沟通情况,搜集会员的相关预付费损失等;第二步是由时间充裕、有沟通谈判经验的会员,代表所有会员进行维权。

“我们在第一时间就与古德菲力深圳公司取得了电话联系,但数次沟通的结果,是对方仅表示不清楚或不知道此事”,该成员说。

与此同时,会员代表也第一时间找到了当地的社区,以及向派出所报案,“但前者表示其主要是作为第三方的协调平台,后续的如何处置,仍是会员和健身会所持有方的谈判;而派出所则表示要立案亦需要符合相关的法律法规,短期内不会有结果。”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找到了古德菲力泛悦店的现任老板,了解到事实上早在2019年7月,作为全国连锁健身会所的古德菲力,已经将这家店转让给了自然人蓝某,但‘古德菲力’品牌持有方,从未对会员进行任何形式的告知。因此,我们只能和蓝某进行协商”,上述成员表示,“蓝某很坦诚的说,自己确因为经营不善,导致资金链断裂,无法持续维持门店正常营业,但会尽可能配合会员处理后续事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蓝某在闭店前,亦与其他健身会所进行接洽,希望再次对该门店进行转让,但由于各种因素,一直未能谈妥。

在这样的情况下,会员代表成员,又继续寻找其他健身会所,希望能够尽可能降低自身损失。

期间,有会员提出,距离该门店几公里外的另一家品牌健身会所,或存在接手可能,因此小组成员,多次与该会所持有方沟通,最终达成协议:以原古德菲力成都泛悦店的健身器材作为置换,让所有会员转至该门店继续健身,其原有会籍时间、私教课时均顺延,其主要因素是该健身会所近期有开新店的需求,因此这些健身器材对于他们而言是有价值的。

“我们认为,能够达成目前的结果,是一个折中的局面,也算是会员协商获得了结果”,会员代表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如果古德菲力泛悦店有外部欠款、如果其健身器材是租赁的,如果接手方没有新开门店需求,哪怕出现一个‘如果’的情况是现实,我想我们都不会获得这样的结果”。

而为了让340多位会员能够了解新健身会所的情况,小组成员还数次与该会所持有方沟通细节,拍下会所内部照片和视频,在群内进行告知。

热门标签

ICP备案号:
北京州层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