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闻_国内新闻_北京分类信息_北京便民生活网

安倍访华·专访|宫本雄二:中日青年应更有亚洲人意识

北京便民生活网 2019-08-13 07:08 北京便民生活网 130
日本前驻中国大使、“知华派”代表人物宫本雄二认为,回顾历史,“两国最关键的就是再也不能‘打架’,双方都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今天起对中国开始进行正式访问。

宫本雄二手中拿着与周恩来总理的合影
谈起此次访问,日本前驻中国大使、“知华派”代表人物宫本雄二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更多着眼中日关系长远而非眼下。
他寄予更多希望于中日年轻人身上,“我希望中日的青年可以更有作为亚洲人的意识。”他说道,“现在,中国、日本的年轻人很喜欢面向欧美,而相互‘面向’的人却不多。”
宫本进而建议,中国在对日本进行文化宣传时可借鉴韩国,应多以吸引年轻人的文化为主,把中国的新型文化介绍给日本年轻人。
今年正值中日缔结《中日和平友好条约》40周年之际,对于该条约签署的意义及其深远影响,宫本认为,回顾历史,“两国最关键的(启示)就是再也不能‘打架’,双方都应该对和平友好有着更新和更为深刻的认识”。
宫本雄二出生于二战之后的日本,于中日1978年缔结《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后的1981年前往驻华大使馆担任一秘,亲历了条约签署后中日关系30多年来的发展以及曲折。他之后曾先后担任日本外务省亚洲局中国课长、驻华特命全权公使及日本驻华大使等对华外交关键职务,不遗余力推动中日关系向前发展。
“我在美国也工作过六年,但我感觉还是和中国做朋友比较容易,我们之间有更多的共同话题。”宫本雄二以自己的职业经历为例说道,他认为,中日两国都面临着美国特朗普总统上台及其政策变化所带来的机遇——“两国领导人改善两国关系的机遇”。
两国最关键是再不能“打架”
澎湃新闻:您如何看待《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以来的中日关系?
宫本雄二:中日两国在1978年缔结《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由时任日本首相福田纠夫访华时与邓小平共同签署。正是有了这样的和平友好条约,之后的大平正芳首相才开启了对华援助,全面支持中国的改革开放。所以说这份条约不仅约束了我们两国保持和平、通过和平手段解决纠纷,也为日方全面开放对华合作提供了法律基础。
1978年对中日两国都有特殊的意义,这40年间我们也共同经历了许多。2012年,中日之间因为岛屿的问题导致了激烈的冲突。很多朋友(当时)问我现在是不是到了中日关系最槽糕的时候,但从历史的眼光看,我回答说“还可以”。因为1978年或者说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前的40年,我们两国的关系怕不是用“糟糕”可以形容的。
所以回顾历史,我认为我们两国最关键的(启示)就是再也不能“打架”,双方都应该对和平友好有着更新和更为深刻的认识。
现在来看,我们两国之间的经济关系非常稳固,哪怕在中日关系处于低谷的几年中,日本的大型企业也都选择继续留在中国。
但现在中日关系之间有了新的因素,一个是中国的经济规模超越了日本,另一个就是安全保障方面的问题。经济和安全两个层面有着全然不同的逻辑:经济关系是双赢关系,安全保障是零和关系;经济关系是一种相互信赖的关系,而安全保障(的思维)则是基于对对方的“绝对不信任”。也正是基于这个逻辑,中日之间在看待对方的行为,尤其是一些看不明白的军事行为时,总是从最坏的设想出发,这一点我们无法回避。
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我们要相互明确各自的定位,保持相互之间必要的沟通,增进相互了解,真正理解对方的真实想法和意图,以求进一步增进互信以及相互之间的尊敬。
在邻国关系中,尤其是大国的邻国关系中,相互之间的尊敬是非常重要的。这样才能更好地明确相互的定位。现在中国与日本的关系就像一个班级中第一名同第二名的关系,心态很复杂。
未来要进一步解决中日之间的安全保障问题着实非常困难,但我想提醒两国军方的朋友们,过去我们有战争的选择余地,而现在在核武器的时代,没有这个选择,因为一旦开战就是消灭地球。因此,解决两国安全保障问题,首先就要从危机管理开始,不断培植信赖关系,消除误判,最后再共同思考如何构建双边乃至整个地区的安全。
澎湃新闻:您如何看待现在中日关系中的历史因素?
宫本雄二:日本主流社会所认同的历史是我们侵略了中国,在南京有过大屠杀,对此日本应该反省。
但不幸的是,历史问题在日本战后变成意识形态的问题。批判日本保守政治家和战后做法的往往是日本的左派;支持参拜靖国神社,认为日本应该回到过去的是右派。大量的中间群体选择了不发声、不关心,这导致历史问题在日本总是表现为左右的对立,而主流的中间群体却显得不存在。
安倍首相过去参拜过靖国神社,但近两年来,日本内阁成员没有再去了。这说明日中双方对此是有默契的。三四年前,每年都有十多个阁僚去,因为这些人猜测去参拜的话安倍会高兴,对自己可能有利,所以才去。现在开始有变化了,他们知道就算去参拜,安倍也未必高兴。
此前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在南京)参观了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右派的批评声音已经越来越弱。现在越来越多的日本老人敢把他们年轻时候犯过的罪行说出来,日本社会未来对历史的认识也会进一步纠正。
我想提醒日本年轻的朋友们,没有从历史上获取教训的民族最终会灭亡,所以年轻人更要去学习历史。
中日稳定符合日本国家利益
澎湃新闻:如何看待中日关系与中日各自国家利益的平衡?
宫本雄二:中日之间总是讨论国家利益,但我认为在讨论到国家利益的时候,我们应该站在一个长期的、广泛的视角上去探讨国家利益。一个方面的国家利益不能代表整体国家利益,安全只是国家利益的一部分,难道经济发展不是我们的国家利益吗?稳定的亚洲不是我们的国家利益吗?当我们站在更高的立场时,会得到完全不同的政策选择。我也相信,两国领导人都深知中日稳定、和平、合作的关系,绝对是我们的国家利益。
我认为两国领导人也早就有意图要改善我们的关系,但有一些现实的问题,比如安全问题、国民感情问题阻碍他们向前走,所以直到2014年我们的官方层面才开始迈出步伐。
现在,正好日本、中国都面临着特朗普总统的上台和美国政策变化,给了两国领导人改善两国关系的机遇。日本百姓喜不喜欢中国是一回事,但大多数认为同中国的关系很重要,一定要改善日中关系。
澎湃新闻:您对安倍访华有何期待,未来什么会是我们努力的方向?
宫本雄二:首先,我希望中日两国领导人可以加强信赖关系,领导人之间的信赖关系对于双边关系非常重要,也是很好的事情。其次,希望安倍首相能够给中国民众带去积极的印象,希望他能够代表积极的日本,将一个积极有益的形象传递给中国民众。第三,希望安倍首相将积极的中国形象带回日本,所以希望双方有关部门能够一起策划好这次的行程。
除了领导人之间的会面,我认为安倍首相更应该去接触到中国的普通百姓。如果能有这样的镜头,肯定能带去和带回积极的形象。
此外,今年李克强总理访问日本的时候提到了很多领域要推进的合作项目,比如在社会、经济、环保、养老等,希望在这些方面中日之间都能够切实展开合作,让两国的百姓能够理解双方进行合作是能够代表很大的共同收益的。
探讨未来中日关系的新方向,我认同习近平主席提出的新时代各种构想,问题是如何落实。比如“人类命运共同体”,中日之间如何做到遵守这个原则,然后将这个概念具体化。
和中国做朋友更容易些
澎湃新闻:如何进一步推进未来两国民间的交流?
宫本雄二:我在美国也工作过六年,但我感觉还是和中国做朋友比较容易,我们之间有更多的共同话题。未来我们双方改善关系,不能只靠外交部门,每个日本人同中国人都应该尽可能展开接触,让大家知道,我们有着一样的烦恼,我们一样在追求美好的生活,这样双方之间才能更加亲近。
这方面,我希望两国旅游界的朋友可以多想办法,怎么更多吸引年轻人去到对方国家。这方面中国在对日本进行文化宣传时也应多以年轻人的文化为主,把中国的新型文化介绍给日本年轻人。这一点可以学学韩国。
澎湃新闻: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您本人的“知华派”身份。
宫本雄二:我认为我是“知华派”。有的时候令人讨厌的中国人也有,但我不会去说“中国人怎样怎样”,因为我的朋友也是中国人,如果我说整体岂不是把我的朋友也涵盖进去了?
现在,越来越多的日本人愿意听我们“知华派”的声音,这也使得日本的“知华派”处境比美国的“知华派”要好多了。之前日本人更愿意去听“反华派”的声音,但事实已经证明“反华派”们说的话没有成为现实,这也使得越来越多的人相信我们,因为我们所说的话以及做的判断与分析是一贯的。
我希望中国朋友们了解的是,日本有一种“世代变化”的概念,和我一个年纪或者年纪比我大的人对中国有着赎罪的心理,我们知道我们给中国人带去了多大的痛苦。但现在日本社会主流的年轻人没有这样的感情,这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现在,中国、日本的年轻人很喜欢面向欧美,而相互“面向”的人却不多,我希望中日的青年可以更有作为亚洲人的意识。

热门标签

ICP备案号:
北京州层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