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闻_国内新闻_北京分类信息_北京便民生活网

见证治疗近视黑科技 ICL晶体植入直播

北京便民生活网 2019-09-06 08:15 北京便民生活网 146
有这样一对父子:父亲有着纯正的欧洲贵族血统;他放弃成为家族造船生意继承人;他为了爱情扎根德国汉堡;现在,他

有这样一对父子:

父亲有着纯正的欧洲贵族血统;

他放弃成为家族造船生意继承人;

他为了爱情扎根德国汉堡;

现在,他是一位眼科手术名医,让千万人重获清晰视界;

他是一家跨国医疗机构的创始人和CEO;

他有个高富帅儿子;

他每天放着宝马不开,骑15公里自行车上下班……

他就是德视佳眼科创始人约根森博士。

谁搅乱了“父子赌约”,都是隐形眼镜惹的祸!

约根森博士是家族里唯一的医生。约根森家族几代人都是做造船生意的,因此他从小被当做是继承人来培养,但却对做生意兴趣不大。

“我是一个节奏很快的人,更喜欢立竿见影的感觉。”约根森博士觉得没有什么比眼科医生这个职业能带来更多精密且立见成效的满足感和成就感。约根森博士认为:医生是可以拥有一个烙刻着医生鲜明个人特色的诊所,甚至可以代代相传,就像一个手艺人那样。

他的儿子雅尼克.约根森,从小就受到父亲的耳濡目染。28岁的他现在更是已经成为了一名合格的医生。“这一切,仿佛是冥冥注定中的一种传承”。

和父亲一样,雅尼克还热衷于运动,喜欢骑自行车。几乎每年都会同父亲一同参加由德视佳眼科赞助的经典自行车赛。

今年8月25日,恰逢汉堡人的“体育狂欢节”。这一天,全城的人都骑上自行车,参加一节一度的“环汉堡自行车赛”。无论技术如何,你都可以从这项德国传统的体育项目中享受到运动的快乐和文化的认同。

雅尼克对今年的比赛跃跃欲试,还和父亲,看谁能率先骑到终点。

见证治疗近视黑科技 ICL晶体植入直播

见证治疗近视黑科技 ICL晶体植入直播

没想到,雅尼克在比赛中遇到了“小麻烦”,他的隐形眼镜触发了“干眼症”。在骑行的过程中,自行车的速度一般能达到每小时数十公里,眼睛干燥,再加上风的吹袭,让他的眼睛倍感不适,不得不放慢速度调整护目镜。

最后的比赛结果让雅尼克有点小失落。原本以为自己年轻力壮,可以轻松赢得这场赌约,却没想到却因为隐形眼镜的干扰输掉了比赛。

为了能更加自由地享受运动,他坚定了做近视矫正手术的决心……

为儿子“摘镜”,他选择了矫正近视的“黑科技”

其实,像雅尼克这样的年轻人在中国为数众多。2018年8月29日,世界卫生组织最新研究报告显示,目前中国近视患者人数多达6亿,占总人口的将近一半,青少年近视率更是高居世界第一。近视患者不但失去了“清晰视界”,还会在生活中遇到美观、运动、择业等种种苦恼。

说到近视的治疗,人们先想到的是激光手术,这类手术也被形象地称为“近视手术中的减法”。

雅尼克的父亲,德视佳眼科的创始人约根森博士这样解释说,近视是眼睛的结构发生了改变,激光近视手术是在角膜上进行的手术,也就是将眼球最外面的角膜“切削”一部分,改变光线的折射率,来达到矫正近视的目的。

然而, 日均手术超过30台的约根森博士深知,激光手术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的!激光类近视手术对角膜厚度和形态有较高要求,如果角膜过薄,就不宜做。而且,激光类手术仅可以矫正1200度以下的近视。对于高度近视,或者患者本身有重度干眼症,并不适合此类手术。

通过检查,雅尼克的近视度数800度,角膜厚度和眼底情况也不适合进行全飞秒激光手术。

见证治疗近视黑科技 ICL晶体植入直播

在中国和欧洲,超过10万的患者在约根森博士的帮助下,重返清晰视界。他深知,视力对每个人,尤其是对年轻人的成长和未来至关重要。“我想帮助每一个近视的年轻人选择最好、最适合他们的矫正方式,帮助他们绽放未来!”---这一直是约根森博士的初衷。

如今,父亲要亲自为儿子做视力矫正手术,让约根森博士的心情既激动又复杂。他反复研究雅尼克的检查报告,斟酌再三,中国足球,亲自为雅尼克定制了手术方案。

约根森博士是欧洲第一位执刀Toric ICL(散光性ICL)晶体植入的眼科医生,同时也被眼内晶体植入材料领先供应商STAAR公司授予“欧洲ICL植入手术量最多医生”的荣誉。他反复思量后,决定采用ICL晶体植入手术帮助儿子重返清晰视界。

热门标签

ICP备案号:
北京州层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