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闻_国内新闻_北京分类信息_北京便民生活网

果农生意保住了,但“羊毛党”真的败退了吗?

北京便民生活网 2019-11-11 10:11 北京便民生活网 153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北京法院网曾发文解释称,如果主动利用平台漏洞以虚假行为骗取不当利益的,即为“黑产”,不能被视为“薅羊毛”行为。 近日,一则“薅羊毛”的新闻迅速

果农生意保住了,但“羊毛党”真的败退了吗?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北京法院网曾发文解释称,如果主动利用平台漏洞以虚假行为骗取不当利益的,即为“黑产”,不能被视为“薅羊毛”行为。

近日,一则“薅羊毛”的新闻迅速登上热搜:商家误把4500g写成4500斤,一位B站上有60万粉丝的UP主“路人A-”抓住天猫果农的设置漏洞,鼓动粉丝大规模下单28元4500斤的橙子,交易额达到700万+。

“路人A-”赌的就是商家无法发货,引导粉丝去天猫索要赔偿,而赔偿金直接会导致果农店铺倒闭。

舆论迅速站在了弱势方果农这一边。 事情闹大后,淘宝发布声明表示已经为该果农店恢复了正常运营; B站也对该UP主进行了封号处理。 不仅如此,连这位UP主的一个有1.4万粉丝的小号已经被网友扒出,B站迫于压力也对其封号。

“人血橙子! ”,网友纷纷指责谩骂该UP主的所在所为。 “路人A-”随即在微博上表态,愿意为自己的行为买单,赔付商家2万元止损,同时让群内粉丝申请退款。 界面新闻记者多次试图联系这位UP主,但他拒绝接受任何采访。

天眼查信息显示,“路人A-”旗下有一家公司,名为安徽省和万贸易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00万,成立时间2017年; 他的天猫店铺为“路人A的小站”。

游云庭律师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价格设置错误,店主可以主张按照民法上的显示公平撤销交易。 但对于UP主而言,其传播这个消息本身并不违法。

“如果他拒绝认错,视频直播平台可以从平台导向角度给他一定的处罚。 但就法律而言,确实很难追究他的责任。 ”游云庭律师表示。

135编辑器

薅羊毛是电商行业的常态

知乎网友随后透露出更多信息,这已经不是UP主薅垮的第一家店了。 在此之前,他曾用同样的方法让“意大狐旗舰店”、“一叶子”等店铺面临危机,迫于压力,这些店铺都曾发表声明让网友取消订单。

常规操作是,他先利用B站视频引导用户加群,平时在群里发优惠券。 一旦遇到商家犯错,他就会大量下单,并且鼓动群友一起做。 目的不是占小便宜,而是要堆高订单量,让商家发不了货。 一旦商家发不了货,他就进行投诉,然后获得赔偿,赔偿会从店铺的保证金里面进行扣除。

他的目的是商家的保证金。

保证金本来是淘宝的一个基本设置,其意在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防止商家跑路。 根据天猫开设店铺的相关费用,新开一个“水产肉类/新鲜蔬果/熟食”类目一年的费用R标(注册商标)是保证金5万+服务费3万,TM标(未注册商标)是保证金10万+服务费3万。

举报人数多了就会触发赔偿机制。 但是,根据“路人A-”的说明,他不是第一个这样做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路人A-”封了还会有“路人B-”,薅羊毛的人早已经成为了电商生态的一部分。 这次的不同点是在于它触及了人们可容忍的道德底线——“薅羊毛直接变成了薅羊肉”。

在微博搜索 “薅羊毛” ,会有无数教你如何赚取电商羊毛的账号,他们有的甚至是加V的账号。 多以领券为主,从专业的链接区域、到视频网站,数量不低B站。

这些账号整理好了不同店铺的商品,优惠券的价值普遍较高,一双原价一百多、双十一60多的鞋,领券后只需要40不到。 优惠券显示的都是独家优惠。

在另一个账号“小天使皮卡”里,也是类似的操作,有不一样的网站。 这些网站都是一样的排版和页面,只是页面左上角的三个字不一样。

为了安全起见,最近“路人A-”的群几乎被全部解散,加进群也是全员禁言。 群里有专门的发单员发这种消息,细节到商品、价格、抢券时间、下单方法。 甚至配有专门的客服和导购QQ群。

群里甚至还有一些行业“黑话”,群里的成员也都是你我一样的普通人。 一位经常参与薅羊毛的25岁群成员Lily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她平时会买一些美妆类产品、小家电产品之类。

“你先关注那种薅羊毛的账号,他们会发一些方法,就是怎么样买最便宜的,或者什么时候这个东西上新了,然后我就会关注。 ”Lily说。

按照提示的方法先加入购物车,这个过程被称为“抄作业”,发的优惠券叫做“功课”,拼团叫做“开个车”。

而如今这些薅羊毛的手段,也单纯的从教人领优惠券,变成了帮人盖楼; 从只薅阿里羊毛,变成了如何薅拼多多、京东、垂直电商的羊毛。

根据东方今报之前的报道,2018年,翼支付发布了一个瓜分3000万红包的活动,需要邀请24个人助力,许多类似的“互助群”应用而生。 大部分羊毛党以QQ群为依托,也发展出一条QQ群薅羊毛产业链。

热门标签

ICP备案号:
北京州层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