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闻_国内新闻_北京分类信息_北京便民生活网

在超越暴雪的道路上,手机游戏成了中国游戏人的最后坚持

北京便民生活网 2020-01-16 14:45 北京便民生活网 184
原标题:在超越暴雪的道路上,手机游戏成了中国游戏人的最后坚持 来源:sina.com.cn 1998年,几乎全中国的电脑房里,都在流行一款名为《Starcraft》的游戏。 在那个网络并不发达的年

原标题:在超越暴雪的道路上,手机游戏成了中国游戏人的最后坚持 来源:sina.com.cn

1998年,几乎全中国的电脑房里,都在流行一款名为《Starcraft》的游戏。

在那个网络并不发达的年代,老板们会把游戏秘籍写在纸板上,而“show me the money”也由此成为无数少年学习打字的启蒙。

在港澳台地区的,一个更加耳熟能详的译名流传至大陆,这就是《星际争霸》。

那一年还在南充读书的陈宇,也是《星际争霸》的狂热玩家。课余时间,他在一家网站担任版主,名义上是管理,但其实是用爱发电。在这里,陈宇的比赛ID是“=A.G=CONTINUE”,但他还有一个更为坛友所熟知的笔名——“寒羽良”,北条司著名漫画《城市猎人》的男主角。他说,希望自己“能和他一样自由洒脱却能帮助他人于无形”。

对游戏的深刻理解,以及不错的外语水平,使得陈宇笔下的战报更受读者青睐。最巅峰时期,他甚至打进了一线队伍。那时的陈宇悄悄地问自己:为什么中国人就做不出《星际争霸》这样的大作呢?

同样是在1998年,依然在读大学的姚晓光,创建了“NPC6.com”,这一个服务于游戏研发者的网站。“何苦做游戏”,既是这个网站的名字,也是姚晓光对未来自己的嘲讽。

那时的姚晓光,在网上留下无数慷慨激昂的文字,用“中国的游戏总有一天会成功的”来激励自己。他近乎狂热地喜欢《暗黑破坏神》和暴雪,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做出比肩暴雪的作品。

毕业之后,陈宇和姚晓光相继走进亚联——这里,将是两人职业生涯的新手村,而他们未来的主战场,此时才刚刚在深圳萌芽。

两年前的1996年,几位清华大学的高材生相约,组建了“一个兴趣爱好小组”。后来,又断断续续共计11位同学先后加入,他们决定给自己起一个响当当的名字,祖龙工作室也由此诞生。

在未来的几年时间里,他们做出了《自由与荣耀2》、《抗日—血战上海滩》、《抗日—血战缅甸》、《大秦悍将》等作品。20年后的今天,中国玩家们每每谈起祖龙工作室的游戏,从不吝惜任何美好的形容词——然而讽刺的是,祖龙工作室在2004年因为入不敷出而倒闭。

1997年,尚洋电子和制作人吴刚的首款“大作”《血狮》口碑崩盘,沦为今天每个人都恨不得踩一脚的烂作。然而却鲜有人记得,1999年他们为了赎罪,做出一款可以媲美甚至是超越《最终幻想8》的神作《烈火文明》。

因为销量血崩,吴刚彻底断绝了自己的单机游戏梦。

1999年,胸怀抱负的陈天桥,从寸土寸金的陆家嘴证券公司辞职。他要带着新婚妻子老婆和亲弟弟,去实现自己“网上迪斯尼”的宏伟蓝图。站在投资人面前慷慨激昂的陈天桥,此时也许想不到,自己将会若干年后将会成为中国首富。只不过,帮助陈天桥成功的并非动画,而是他一辈子都看不起的游戏。

从亚联辞职之后,陈宇选择去了腾讯。而兜兜转转走了一圈的姚晓光,终于在大病一场之后决意从盛大出走,同样南下深圳来到腾讯。

与今天这只庞然大物不同,那时的企鹅还羽翼未成,小马哥也才宣布上市刚刚一年。曾经自问中国为何出不了暴雪的陈宇,离开研发岗位去做了运营;而梦想着可以超越暴雪的姚晓光,带领团队模仿市面上的爆款,为腾讯做出了《QQ飞车》。

可他俩都不清楚,这究竟是不是自己想要的。

祖龙工作室终于在2004年破产宣告解散,这些清华大学的高材生们聚在办公室里,商量着如何分配公司仅剩的财产,也不过是几台电脑,几张办公桌罢了。

楼上洪恩集团的池宇峰,刚刚去了韩国绕了一圈,为的是看看正在崛起的网络游戏。

回京之后,老池第一站就直奔正在分财产的祖龙。许多个月前,他无意中知道楼下有几个清华高材生在做游戏,老池自己不懂,但他找懂行的人去测试过,确实做的很有水平。

于是乎,投资,组建完美时空,祖龙全员收编一气呵成。

热门标签

ICP备案号:
北京州层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返回顶部